勺子厂

他似乎再次感觉到了电疗的痛苦,仿佛碎裂的刀片在切割身体,每一次巨震之后,都会闻见淡淡的焦煳味,都会想要哭泣。他总是看着头顶唯一的方窗,渴望鸟儿一样飞翔,渴望什么东西从天而降改变他的人生。

陈燕青,是一名勺子客。

世上有刀客剑客旅客摩的客甚至还有嫖客,但这些都和陈燕青挂不上钩,因为他只是勺子制造厂流水线上的普通员工。

这天,厂长赵调羹叫陈燕青到办公室去一趟。

厂子里所有的人包括厂外草地上的六只蟋蟀和守门的老黄都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赵调羹喜欢陈燕青很久了,但陈燕青却不为所动,陈燕青对工友说自己的灵魂太过于骄傲,所以以至于在深夜独守孤独。

真相其实不然,陈燕青是个直男,而赵调羹是个Gay。

办公室。

赵调羹:有客户王大黄要来我们厂采购,我希望你陪同他一起参观

陈燕青:好的老板

赵调羹:没事了 你走吧

陈燕青:好的老板

赵调羹:等一下!

陈燕青不敢回头,因为他能感觉到赵调羹就站在他身后,轻轻的在他耳边吐着湿气。

陈燕青:老板请自重

赵调羹:我需要你当一名商业间谍,从王大黄手中偷到他的身份证

陈燕青:好的老板

人生就是这样,当你为遇到一个麻烦而担忧的时候却会遇到更大的麻烦,可你却没有后退的路。

次日,酒吧。

陈燕青:王总,你为什么只喝水不喝酒

王大黄: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可我满腔热血,十年饮冰也难凉分毫

陈燕青有点接不上话,只能学着点了一杯一样的水。

由于没法把王大黄灌醉,自然偷不到身份证。陈燕青坐在床上苦苦思量,突然灵机一动菊花一麻,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在次日,杨树林。

王大黄:你带我来这儿干嘛

陈燕青:王总你看,这儿的树这么多,让我想到了八重樱花繁且枝重,君需记瓣累必偿情。
王大黄一时语塞,为了掩饰没有听懂的尴尬,只能点点头。

陈燕青一个猴子步窜上了树,发现树上有只介壳虫,轻轻一弹,虫子却掉到了王大黄的身上。

王大黄:啊!!有虫子啊!!

王大黄吃了一惊!然后昏死了过去。

陈燕青也吃了一惊,他的计划是王大黄爬树然后身上就变脏了就要去洗澡这时候就能偷到身份证了。可是这时候王大黄却被虫子吓得昏死了过去。

人生就是这样,当你万事俱备就只等一个契机时,你希望的结果却完成了,就是变化莫测。
下树,偷证,打救护车。

转身离去,深藏功与名。

陈燕青拿到身份证后,粗略看了下身份证内容,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王大黄居然是个女的!!

陈燕青多年的直男世界观在那一刹那崩溃得支离破碎。

三个月后。

厂子里所有的人包括厂外草地上的六只蟋蟀和守门的老黄都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陈燕青也变成了一个Gay,他和赵调羹在一起了。

看着陈燕青专心致志的制勺子的背影,赵调羹神秘一笑。

三个月零五天前。

王大黄:羹哥,找我何事

赵调羹:你听我说……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 本文结束 ------

版权声明

LangZi_Blog's by Jy Xi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由浪子LangZi创作并维护的Langzi_Blog's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Langzi_Blog's 博客( http://langzi.fun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