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燕青失恋

楚子航看着她的背影,夏弥穿了件简简单单的白色衬衣,束腰的白色校服裙,黑夜里身影是月光般的莹白色,纤纤细细。她的步伐轻盈,越来越远,带着一股淡淡的气味也越来越远。楚子航觉得那股味道很舒心,就像是很小的时候,他的家还是平房的时候,他在后面齐腰深的草里捉蚱蜢,阳光晒着露水的味道。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那张一切数据都将被抹去的破硬盘——那是他的记忆——的角落里,找到很多年前无意中没被格式化的一张照片,因为过度曝光而模模糊糊,只有绿色的,纤细的草尖,和女孩瘦瘦的小腿,白色的裙裾。

罗建军的朋友陈燕青失恋了。

罗建军其实觉得很奇怪,奇怪的不是陈燕青,而是罗建军自己。因为他知道,陈燕青女朋友都没有,哪儿来的失恋。

话说两头,陈燕青这边可就难受咯。

作为陈燕青暗恋了八年的对象,赵调羹最近找到了男朋友,这本该是一件喜事,的确,罗建军谢俊翔王大黄四言鸡都为这个开心了一分二十三秒,但是赵调羹却不一样,她开心了二十六小时三十七分零八秒,因为就在二十六小时三十七分零八秒之前,四言鸡和赵调羹官宣在一起了。

四言鸡是谁?说来就话长了,所以这里就不说了。

陈燕青一个人坐在马桶上抽烟,相对于罗建军失恋了泡酒吧借酒消愁,陈燕青的坐马桶抽烟消愁仿佛少了一丝悲伤的感觉。

随着第二百三十七根烟的火花掸尽,陈燕青一下摔倒在了地上,因为腿太麻了。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你在为了某件事殚精竭虑的时候,或许你在其他的方面已经输的彻彻底底。

关于陈燕青喜欢赵调羹这件事,除了王大黄之外所有人都知道,为什么?因为王大黄一直以为陈燕青是个Gay,当初赵调羹女扮男装调戏陈燕青的时候他就以为明白了一切。

然而现实是不会如任何人所料,很多事发生都在意料之中,情理之中,除了感情。

二百三十七根烟并不能救赎陈燕青八年的舔狗生涯,或许真的应了谢俊翔的那句话,’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但是陈燕青并非一无所有,他还有病。

这种病叫穷病,人们都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但是陈燕青志向可不小,他想娶赵调羹。或许这是他除了当上小卖部老板之外最大的志向了吧。

陈燕青没办法释怀,当然赵调羹和四言鸡也不需要陈燕青的释怀,毕竟话说到底关我吊事,他们谁也没有做错,或许这就是宿命。

除了陈燕青难过之外,还有二百三十七根烟也很难过,毕竟他们都被丢在马桶里了。

陈燕青感觉心口上的老茧仿佛被人强行拔掉了,虽然这种描述有些恶心弱智,到陈燕青已经不在乎了,甚至他都没有去想今天晚上该吃什么。

如果一个人连晚上吃什么都不想去思考的话,说明这个人要么很忙要么废了,陈燕青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但是啊生活总得继续下去,有人说时间是包治百病的庸医,让人慢慢的遗忘。但是对陈燕青这种智商137的死脑筋来说,时间只会让那些回忆在脑子回荡得越来越久。

但是那又能怎么办呢?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 本文结束 ------

版权声明

LangZi_Blog's by Jy Xi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由浪子LangZi创作并维护的Langzi_Blog's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Langzi_Blog's 博客( http://langzi.fun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0%